中國古代最早的“聯排別墅”揭開面紗

2019-11-05 10:32 來源:光明日報 標簽:村落建筑
1.jpg

考察組認為,帶頭村這種型制與形式的村落建筑,明顯不同于一棟一院、一戶一式的民居,可戲稱為中國古代最早的“聯排別墅”。資料圖片

今年10月,中國村落文化研究中心考察組在湖南資興清江鎮調研時,發現了一處我國目前所知村落建筑類型中,保存最好、規模最大、年代序列最清楚的且仍活態傳承的,因“廬”成“聚”成“衢”的村落建筑遺存——帶(原字為“石”字偏旁加一“帶”字,《辭海》中注音為di,四聲)頭村。

“廬”的概念在先秦就已出現,原義是指農民為了便于農事而在田野之中臨時建造的居所。《詩經·小雅·信南山》中所說的“中田有廬,疆埸有瓜”的“廬”,指的就是這類居所。后來隨著農事需要的增加,“廬”又生“廬”,久而久之,干脆移居“廬”中,便形成為“聚”。“聚”就是聚落,即傳統意義上的村落。《史記》載:“一年而所居成聚”。“衢”是指四通八達的道路。“街衢相經”是歷史上中國村落的一類型制。這些有關中國村落起源與發展演變中的生長現象和形成特征,可以說,在帶頭村,得到了最為顯而易見的體現。

帶頭村坐落在叢林青翠的長谷嶺后垅山下,居于山麓盆地中央,左有黃家山,右有涼亭山,猶如青龍白虎盤守兩邊,北面不遠的周邊有東江湖環繞。三面環山,一面環湖,山、水、田、居和諧共生,田園、巷道、山林、院落,構成了村落豐富的結構肌理。村域面積1.8平方公里,占地56畝。

帶頭村作為一座因聚族而居形成的黃姓村落,至今已有450多年的歷史。村落現有常住人口256人,遺存完好的歷史建筑有60余棟,它們分別建于清代、民國初期至新中國成立前后和20世紀80年代三個時期。分兩個建筑組團,相隔很近,分別為上帶頭村和下帶頭村,其中上帶頭村坐西朝東,面向下帶頭村;下帶頭村坐南朝北,四周為平整良田,視野開闊。建筑組團皆以祠堂為中心,以“丁”字形對稱連片建造,村落內部街巷縱橫交錯,整體布局呈網絡迷宮格局,作“井”字形街衢式排列。村莊中央有流溢古井,兩邊各有一條水溝,與村內民居滴水相通,并有大腳嶺河從東往北繞村而過,活水長流,形成了極為經典的“山環水抱”的風水格局。

村內民居清一色以杉木為梁,以黃土磚為墻(當地人稱“水磚房”,又稱“抖墻房”),以小青瓦覆蓋為頂,配以木質菱格窗,冬暖夏涼,是湘南民居的典型代表。現存民居建筑多為兩層,有兩種類型:一種為單體式;一種是連體式。單體式建筑即僅單獨一棟樓體,屬典型的“明三暗五式”布局,中間是堂屋,臥室分別位于兩旁。層高一般為2.4~2.8米,樓上一般用于堆放雜物。連體式民居一般由2~3棟單體式建筑組合而成。棟與棟之間,間隔20米左右,左右連棟,前后連衢(道),排列整齊有序,秩序井然:東西向寬,可供車行;南北向窄,可供人行;中間或兩側設排水溝。居住區外圍兩側靠近良田處,建有專門的動禽豬牛馬用廄舍,功能齊全,既可保持居住區的衛生整潔,又可便于耕種。

考察組認為,村落由古而今的、清晰的營建年代序列,表明該村所見“連體式”民居建筑,在這一地區從未中斷,而且一直延續至今。這正好說明村落建筑的“型”與“形”異變不大,原有歷史文化的信號沒有衰減。一方面,居于盆地中央的居所和位于村落外圍兩側、靠近田土一方的牲畜馬廄,說明這是為便于農事而建,恰好可以見證歷史上因“廬”成聚的村落生長現象。另一方面,連體式建筑和“明三暗五式”的居住空間形式,可用于補充解釋漢、魏時期因豪族土地兼并,弱小族群的耕地與土地嚴重不足而壓縮聚落空間的現象。

考察組認為,作為一處農業文化遺產,帶頭村這種型制與形式的村落建筑,明顯不同于一棟一院、一戶一式的民居,可戲稱為中國古代最早的“聯排別墅”,尚不見于以往學者的研究成果,為我國傳統民居建筑研究類型中首次發現,為研究我國尤其是南方地區農耕文明和傳統村落建筑的形成與型制,提供了極為可靠的范樣物證,具有補充民居建筑研究的學術空白的重大價值,所以是我國極具特色的鄉村文化遺產。

考察組發現,與該村相鄰的地帶,如位于北靠帶頂山脈、南朝東江湖(直線距離約3一5公里不等)的多個村落,尚遺存有型制相同、形式近似的村落建筑。盡管這些周邊遺存在保存的完好度和規模面積上,遠不如帶頭村,但是卻說明這類傳統民居建筑在該區域是集中連片的,而并非歷史學、文物學上所說的“孤證”“孤例”,因而可以用于說明普遍問題。

中國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、中南大學教授胡彬彬說,作為一處農業文化遺產,帶頭村這種型制與形式的村落建筑的價值,要遠遠大于或高于一般的“中國傳統村落”。因為其歷史的延續性、族群的穩定性和建筑的獨特性,不僅具有補充歷史空白的重大的學術意義,而且具有“活態”傳承式保護傳統村落的典范效應。(記者 龍軍 通訊員 吳燦)

責編:王曉莉
打篮球